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通宵接单月入过万,江城万余代驾司机踏着夜色谋生

2023-05-27 22:30:24 908

摘要:楚天都市报11月16日讯(策划周保国 记者满达 刘闪 余渊 周丹 摄影记者黄士峰)每当夜幕低垂,华灯初上,武汉的街头会冒出一群手拎电动单车的“蓝马甲”,他们聚集在饭店、酒吧门口,随时等候车主酒后召唤,汉口沿江大道、光谷广场……处处都有他们的...

楚天都市报11月16日讯(策划周保国 记者满达 刘闪 余渊 周丹 摄影记者黄士峰)

每当夜幕低垂,华灯初上,武汉的街头会冒出一群手拎电动单车的“蓝马甲”,他们聚集在饭店、酒吧门口,随时等候车主酒后召唤,汉口沿江大道、光谷广场……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这群在夜色中奔忙的“蓝马甲”,便是代驾司机。2011年5月1日,随着我国实施“醉驾入刑”的新规,代驾这个行业迎来了黄金时代。据了解,目前武汉的代驾从业人员约有1万余人,每天产生的订单量为4到5万单。2016年,全国代驾行业的总订单已超过2.53亿单,总产值达154亿元。

清华大学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研究团队发布的《代驾行业发展白皮书》披露,根据推算,2016年我国代驾行业去年减少因醉酒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350万起,使83万人免受刑法制裁,减少财产损失462亿元。

代驾行业迅速发展的同时,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:比如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,缺乏统一的准入标准,一些顾客财产受损后维权难,甚至还存在“黑代驾”碰瓷的现象。

武汉的代驾市场现状如何?行业存在哪些问题亟待规范?楚天都市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兼职代驾,月入六千不成问题

下班吃过晚饭后,家住江岸区竹叶山的曹师傅小憩一会儿,便穿上蓝马甲,拎着电动单车出门了。曹师傅在汉口一家单位上班,工资不高,但上班时间相对比较自由。3年前,看到身边的朋友做代驾贴补家用,他也跟着在e代驾注册登记,成为一名兼职的代驾司机。

晚上八点,正是一些饭店酒楼客人叫单的高峰期,曹师傅开始在汉口沿江大道一带徘徊。“江边高档酒楼比较多,生意自然会好一些。”曹师傅说,他会选择一些客人较多的酒楼,在门口蹲守。如果有客人通过e代驾的平台下单,系统就会分配给附近的代驾司机。如果等了许久还没单子,他就会沿着马路来回转悠,寻找其它机会。

“晚上七八点出来,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收班,一晚上跑个三四单没问题的。”曹师傅说,近一点的单子就在市内,到黄陂、东西湖等远城区的单子他也接。每单收入要交20%的信息服务费给平台,另加2元的保险费。除去这些,曹师傅做代驾的月收入也有五六千元。

“反正是做兼职,接不到单子时也不急躁,慢慢等就是了。”曹师傅说,虽然要忙到凌晨两点才能收班,但因为上班无需早起打卡,所以也不觉得累,他对这个收入还是比较满意。

曹师傅估计,在武汉做代驾的司机,大约有60%是他这种做兼职的,其他的则是全职代驾司机。“做全职的傍晚六点多就出来,有的要到早上五六点才收班,他们才辛苦。”

通宵接单,赚的都是辛苦钱

“赚的都是辛苦钱。”虽然才做代驾一年多,32岁的梁振华已对这一行的冷暖深有感触。

2016年3月,创业失败的梁振华进入“打工模式”,成为一名代驾司机。兼职干了一个月,梁振华赚了5000元。尝到甜头后,他投入2000多元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,全身心投入了这个行业。作为一名全职代驾司机,梁振华的月收入确实不低,尤其到了旺季,月入过万不成问题。梁振华说,他一个月最高拿过1.3万元。

高收入背后的艰辛,或许只有梁振华自己知道。刚入行那几个月,他完全是“蛮干、熬时间”。不知道哪里单子多,满大街乱跑,有时跑了一晚上,一个单子也接不到,每天累得腰酸背痛,到家都到了凌晨四五点。时间一长,他找到了窍门:晚上8点到10点是出单高峰期,不管把客人送到哪,留在原地等单即可。晚上10点以后,要么去酒吧门口,要么去各商圈的KTV附近。

即便有了窍门,代驾也不容易,尤其是后半夜等单特别辛苦,夏天蚊子咬,冬天被冷风吹。梁振华说,叫代驾的一般都是醉酒客人,他们经常唠唠叨叨,司机必须听着。有些客人烂醉如泥,根本叫不醒,甚至找不到家,代驾司机还得帮忙联系家人。

晚上10点前,距离不远的单子,代驾司机可以坐公交返回。到了凌晨,送客人去沌口、东西湖这些远地方该怎么回?梁振华说,以前他为了省钱,骑电动单车回城,但路上渣土车很多,相当危险。后来,他会和其他代驾司机一起,租一辆共享汽车开回来,费用也不贵。“坐返城的士也不贵。”梁振华说,一些的士送客人到远城区后,经常是放空回城,干脆就以20元以内的优惠价搭载代驾司机。

开遍豪车,小心翼翼生怕碰擦

“如果不是因为这工作,有些豪车我这辈子都没机会碰。”提到代驾经历,38的王东海(化名)打趣说。

3年前,王东海从工作多年的单位离职后,加入了代驾司机的大军。“我以前在单位也是在车队当司机,驾龄18年了。”王东海说,做代驾后最大的感受就是,以前都是开同一部车,如今每天都在开不同的车。

做代驾3年多,王东海开过的车有好几千辆,其中不乏百万以上的豪车。“奔驰、宝马、路虎、保时捷全都开过。”王东海坦言,虽然自己的开车技术驾轻就熟,但遇到豪车,他还是有些忐忑,生怕把车给碰擦到了。

王东海说,有一天凌晨两点多,他送完客人后,骑着电动自行车回家。途经武昌沙湖路时,一辆造型别致的豪车突然追上他,一男子推开车门,说车主是他朋友,喝醉了坐在车上,让王东海帮忙送回家。

王东海将自行车折叠好,准备放入后备箱时,这才发现眼前的豪车竟是一辆价值1400多万元的劳斯莱斯幻影。“百多万的豪车我开得多了,这么贵的车,还是第一次碰。”王东海说,他来不及兴奋,就开始紧张起来。客人没有注册叫车软件,他本可以接私单,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打开了代驾平台,登记了相关信息。一路上,他小心谨慎、慢慢行驶,生怕发生碰擦。“这车擦块油漆都要三五万元,相当于我半年白干了。”

线上线下,用尽各种方法接单

“现在客人叫单,一般都是通过手机软件了。”王东海说, 绝大部分代驾司机都在e代驾、滴滴代驾、爱代驾等平台注册接单,有的司机甚至一人注册了多个平台。通过正规平台接单,公司会买保险,出了事也会介入处理,相对比较靠谱,不过要抽取一定比例的提成费。

一般情况下,代驾司机也愿意通过平台接单,不过有时候也例外。“有些客人醉醺醺地从酒店出来,根本不用手机下单。”王东海说,代驾司机就守候在大门口,等着客人挑选,他们把这个挑选的过程叫“抓壮丁”。司机被“抓壮丁”后,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通过平台帮客人下单,另一种就是不在平台登记,直接走私单。“私单可以自己喊价,还不用提成,肯定划得来。”王东海说,他以前也经常走私单,不过他总觉得没安全感,现在很少走私单了。

王东海介绍,代驾司机们为了接单也是想尽了办法。比如有的代驾司机会抱团,凑一笔钱给酒店的工作人员。当酒店客人请服务员帮忙叫代驾时,服务员就会联系这些司机。

另外,还有少数没在平台注册的黑代驾,他们并非不想使用平台,而是因为此前有乱收费或偷窃行为,遭客人投诉后被平台开除。

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,目前武汉的代驾从业人员约有1万余人,每天产生的订单量为4到5万单。

武汉安广代驾公司总经理黄喜忠说,2004年,他成立了武汉首家专业代驾公司,之后江城涌现出各种代驾公司,需求火爆。2013年,随着大型代驾公司通过网络平台发展业务,传统代驾公司生意大幅下滑。“现在的代驾业务,绝大部分被网络平台承包了。”黄喜忠说,他的公司也转型做其它业务,代驾这块几乎停滞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