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跨年夜的女代驾:劳斯莱斯、小货车都能开,一件小事曾让她落泪

2023-05-27 22:31:34 71

摘要:2022年1月1日,零点刚过,杭州新塘路上一家店门口热闹如昼,人群涌出,聊天、告别、汽车发动……很少有人注意到,那群戴着头盔,推着折叠电动车,身着灰黑色工作装的代驾司机聚在大门边,等待着手机订单。热闹是别人的,生计才是自己的。已经在门口等了...

2022年1月1日,零点刚过,杭州新塘路上一家店门口热闹如昼,人群涌出,聊天、告别、汽车发动……

很少有人注意到,那群戴着头盔,推着折叠电动车,身着灰黑色工作装的代驾司机聚在大门边,等待着手机订单。

热闹是别人的,生计才是自己的。

已经在门口等了很久,未有订单的潘彩云有点急,投下一枚“深水炸弹”(一定级别司机有的订单优先特权)。叮咚,手机上红色的订单终于跳了出来——90元,前往杭州胜稼红星嘉园。

潘彩云笑了,“这是我的新年第一单,90元,不错呀,是个好兆头!”

她边打电话联系车主,边跨上小电动车赶往地下车库。

好不容易等来的第一单

2022年1月1日0点28分,地下车库,两男一女乘客正等着她。

“是你们叫了代驾吧?”潘彩云问。

“是的。”男车主回。

“女的?我第一次见到女代驾司机。”女孩有点惊讶,跟同伴。

潘彩云默默将车推到车后。车主跟过来,帮忙打开后备箱,她从包里掏出叠布摊在后备箱里,麻利地将车折叠好,搬进后备箱。之后绕到位上。

男车主跟两位朋友说,“我先把你们送到,再到我那里。”

潘彩云掏出座套套上驾驶座,乘客们坐定,再次跟车主确认了行程,关上车门,出发!

路上,乘客互相聊着天,潘彩云安安静静地开车。

这一程,约10公里,从上城区开到了临平区。可能由于是跨年夜,路上的车并不少。

半小时左右,潘彩云到达,将车停进小区地下车库后,她搬下小电动车,从小区骑出。

这时,她又陷入了焦虑。“今天上半夜的生意不太好,指望下半夜了。 ”

做女代驾的第6年,每天最多吃两顿饭

今年49岁的潘彩云是江苏连云港人,做滴滴代驾已有6个年头,至今做了近万单。

她有两个儿子,一个儿子在苏州工作,一个还在南京读大学。“毕竟还有还在念书,我们得赚钱供他,他也很懂事,在学校有勤工俭学。”潘彩云告诉记者。她和开货车的丈夫目前与别人合租在天都城,每月房租1200元。

她是一名全职代驾司机,与普通人的作息时间很不同。每天下午三四点左右打开手机上线开始等待订单。“下午会有什么单子?”“有啊,我家附近有很多4S店,他们需要代驾司机帮忙开车。”

最忙的时间出现在晚饭后。一般,她会接单到凌晨2点下线回家,回家躺下已是早上四点。

也因此,每天她只吃两顿饭,睡醒后的下午2点吃早饭,晚饭可能在出车前,来不及就不吃,往背包里塞点面包蛋糕就出门。

跨年夜这一天,潘彩云只吃了一顿早饭,“一个馒头、一个红薯和一盘炒腊肉”。

她从包里掏出四个巧克力派和一瓶水,“饿了也不怕。我的包里每天都会带吃的。”

这几天,夜里很冷,特别是骑电动车。潘彩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帽子、围巾、口罩、手套,两件羽绒衣,棉裤外再穿一条裤子,还有雪地靴里的发热鞋垫。

代驾过劳斯莱斯也开过小货车

在杭州代驾司机里,女司机的比例很少。潘彩云组了一个代驾女司机的群,后来陆续有女司机加入,至今40多个人,大家都会在群里分享自己的喜悦和悲伤。

“大家都说上半夜生意不好。”她看着姐妹们的分享,心情有点低落,“去年跨年,我没有出来做生意不知道情况,以为生意应该不错呢。”

群里也有给大家打气的,“上半夜生意不好,下半夜肯定会爆单的。”

“我喜欢去余杭未来科技城一带、市区杭州大厦一带、钱江新城一带接单,这些地方生意相对好一些。”

在她的手机上,还有好几个代驾司机群,在她看来,群就像一个家,除了分享信息外,还能抱团取暖。

不少代驾司机都租住在城郊,深夜,当他们将乘客送到家后,为了省路费,要骑行很远的路才能回到家。“我最远是从老余杭骑回天都城。”潘彩云说,“有时候太远了,就会租共享电动汽车,但有时附近没电动车可以租。”这时,她会在住在丁桥片区的代驾司机群里喊一声,看看有没有能一起回家的,带她一程。

六年,近万单的业绩,在整个滴滴代驾司机里也是能排上前100的。潘彩云说,无论是男代驾还是女代驾,没有太大的差别。“我们比男代驾司机更有耐心,有时候会碰到一些酒喝多的乘客,一路上一直骂人,我听过就算了,也不搭理,但一些男司机会受不了。”潘彩云说,劣势也是显而易见的。前不久,她刚花了3100元换掉了骑了6年的折叠电动车,新电动车较重,有四五十斤,平均每晚六七单生意,搬上搬下十多次,她就觉得有些吃力了。

开了六年的车,无论是豪车还是小货车,潘彩云都能上手,但是“有些司机会开不了,像上回有一辆劳斯莱斯的代驾,有司机一看不敢开,最后只能取消订单。车主看到我的时候,先问我行不行,我二话没说,就让他上车。”

有些车标,潘彩云都不认识,但是开了这么多年,她就知道是辆好车。

也会有令潘彩云头痛的代驾车辆,“有些车档位很难挂进去,还有的小货车发动起来都难。”

最怕喝太多叫不醒的乘客,也在摔痛之后大哭

做代驾的这几年,潘彩云最怕遇到喝多了酒叫不醒的乘客。

有一次,她碰到一个乘客,可能喝得有点多,是这名乘客的朋友叫的代驾。潘彩云接到单子后,将这名一声不吭只睡觉的乘客送到了指定小区,但是车子停在哪个车位上,她并不知道,好不容易叫醒乘客,乘客说:“你就停这里。”潘彩云一听,这是出行通道上,怎么能停在这里呢?但一看乘客又倒头睡着了。

束手无策的她只能在车里待着,“我不能不负责将车停在半路上,把人关在车里。”等了半小时,手机终于响起,是这位乘客的朋友打来电话问她,有没有平安到达?潘彩云舒了口气:“您能来接一下他吗?这车不知道该停哪里,他又睡得很熟。”

深夜,将乘客送到后,她都会再骑车到繁华的地段接单。有一回,她将乘客送到萧山义蓬,电动车轮胎坏了,只能推着电动车从义蓬村子里出来,“当时特别沮丧。”

这时,有辆小轿车停下来,问她是不是车胎坏了,“你上来吧,我带你出去。”

“我当时很感动,下车时要给车费,他就是不收。”别人眼里的这件小事,潘彩云却一直铭记在心,车主当时可能都没发现,眼泪就在她眼眶里打转。

“我也在路上哭过。”潘彩云不好意思地。下雨下雪天,兼职司机很少会出门做生意。这时,是像潘彩云这样全职司机的机会,单子很多,但是这种天气骑小电动车容易路滑摔跤。“基本每个代驾司机都摔过跤,但是那次我摔得特别严重。”潘彩云说,左膝盖摔伤不能骑车了,静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新年第一天乘客给的小红包,让她开心了很久

爱美的潘彩云,做了代驾后胖了20斤,“我一天吃两顿,有时候一顿,吃得也不多,但就这么胖起来了。”她觉得可能是生活作息不规律造成的。

既然这么辛苦,为什么不换一份?

“我喜欢开车,其他的不会做,而且我这个年纪,再想找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,很难了。”潘彩云说,自己有两个孩子,虽然大儿子已自力更生,“有时候还会给我钱,让我多休息休息不要这么忙这么累”,但是小儿子还在念书。

5分钟、10分钟……和记者聊天时,她一直关注着手机订单。“这一带没什么订单,我们去九堡客运中心等吧。”潘彩云说,“那一带有KTV,还有夜宵街,应该有订单。”

九堡客运中心附近,代驾同行不少。

“订单不是按照谁先到这里就先派给谁的,随机,说不好的。”潘彩云跟记者说,也是给自己打气。

果然,话音刚落,一单45元的订单进来。

“是女司机啊。”一名车主看到潘彩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当把他送到目的后,乘客一定要加潘彩云的微信,给她发了一个18.8的红包,“今天是新年第一天,开年就碰到女代驾司机,我今年运气一定不错。大吉大利哦!”

听到这番话,潘彩云有点不好意思,点开手机她又看了一下实时代驾情况,“现在市区爆单了,没有司机了,我们往市区去吧。”

凌晨3点多,记者开车带着潘彩云从临平赶到东方豪生大酒店附近。一路上,她掩不住的兴奋,“他们说得没错,上半夜生意不好,下半夜生意会很好。”

这时,系统里可以抢单了,有两单45元的和一单70元的可以抢,“70元的要去萧山,离我住的地方太远了,不能抢。”潘彩云说,“在这里再做几单,我想回家了。”

已经凌晨4点,但潘彩云却精神奕奕,“我已经习惯了。我们55岁退休,我还可以再干6年。”

记者说,大姐我们合个影吧?

大姐马上掏出手机,说用我的手机拍,把我们都拍得漂亮一点:“新的一年,都要开开心心,美美的。”

来源:钱江晚报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